海底捞招聘北大清华生;麦当劳中国遭中信股份甩卖;喜茶将于3月进入日本市场...

作者 | 餐饮人必读

来源 | 《餐饮人必读》**公众号ID:「cyr811」

本文已经获得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

01

***

1.

瑞幸咖啡进军无人零售,

继续烧*(燃财经)

1月8日上午,瑞幸咖啡召开战略发布会,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空旷的场馆内,沿墙摆满了锃亮的新机器,那是瑞幸即将推出的无人咖啡机和无人贩卖机。CEO**亚挥着手,雄心勃勃:我们要做无人零售,推出业内*豪华、*贵的无人咖啡机,接下来铺设机器越多越好、越密越好、不设上限。与此同时,一场投资人沟通会正在紧张进行。就在前**,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FORM

F-1文件,计划发行4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债券,同时计划增发1200万股股票、**超过2亿美元。这些新募资金中的相当一部分,就是用来推进无人零售计划。这张新的“宏伟蓝图”,推出时机相当巧妙。过去一个多月,瑞幸咖啡的股价,从18美元一路疯涨至*高40美元。新战略发布时,它的股价是35美元,正好翻了一倍。有投资人评价:“趁热打铁,把潮水赶起来,不愧是资本市场的骨灰级玩家。”过去两年时间,瑞幸咖啡耗资近十亿美元,火箭般开出了4507家门店,在2019年底正式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大的咖啡玩家。如今,它又将枪眼瞄准了无人零售的市场,要推无人咖啡机和无人贩卖机,卖起了坚果、果汁、酸奶、零食。

只不过,一切都是熟悉的配方:新客免单,买2赠1,以及——看起来烧不完的*。有人认为,瑞幸咖啡从零到一,打出了一个美丽新世界;也有人认为,瑞幸咖啡只会烧*,就是一个资本局。一位投资人向燃财经透露,过去一个多月,二级市场对瑞幸咖啡进行了激烈的多空对战,唱空者损失惨重。“所有人都以为大股东会拉高股价抛售套现,但实际上管理层的股票基本都没卖。”北京时间1月9日,在瑞幸咖啡宣布了自己的无人零售计划之后,股价达到39.46美元,上涨12.39%,总市值接近95亿美元。

读sir点评:看起来,市场还挺喜欢瑞幸咖啡的烧*新故事。

2.

海底捞欲从清华北大招聘投资人才,

年薪13万(钛媒体)

据钛媒体消息,近日海底捞旗下海悦量化投资发布招聘启事,欲打造**量化投资平台。天眼查显示,海悦量化投资由海悦投资直接控股。海悦投资成立于2012年,不久前对北大、清华等发起招聘,招聘网站显示年薪在13万-21万元。

读sir点评:海底捞正在向更全面更**的方向发展。

3.

麦当劳被中信股份“卖了”,

还附加了一笔债务(长江商报)

1月8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了一则股权挂牌公告,转让方拟转让Fast Food Holdings Limited (下称Fast

Food)42.31%股权,转让底价为21.72亿元。此次挂牌的标的企业Fast

Food,正是麦当劳中国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麦当劳中国”)的**大股东,持有麦当劳中国52%股权,据了解,Fast Food

系中信旗下公司,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分别间接持有约61.54%和38.46%股权。综合计算,此番挂牌涉及中信股份实际控制的麦当劳中国22%股权。根据公告,虽然该项目转让底价为21.72亿元人民币,但是,截至2019年11月末,Fast

Food欠转让方的股东借款金额为24.62亿港元,转让方将随本次股权转让收回持股比例42.31%对应的股东借款16.93亿港元,折算为21704.45万美元,合15.26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有意购买此笔股权的意向受让方,总共需支付约53298.27万美元,折合36.98亿元人民币的转让对价。转让公告还明确提出,该股份转让需要一次性付款,不接受联合受让,对受让者的资金实力要求较高。对此,麦当劳中国及中信均回应表示,此交易纯属商业决定,未来中信及其合作伙伴将继续致力并受益于麦当劳中国的发展。交易完成后,中信股份将继续持有麦当劳中国10%的股权。资料显示,麦当劳中国于2017年8月正式对外宣布与中信、凯雷完成交割,中信股份、中信资本和凯雷通过中信间接非全资附属Grand

Foods 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买方)收购麦当劳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业务的控制权益,获得了麦当劳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20年的特许经营权。收购交割后,麦当劳中国由Fast

Food、凯雷亚洲基金和GAIL分别持有52%、28%和20%股权,麦当劳中国也顺势成为中信股份的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随后,麦当劳中国更名为金拱门,并且在中信、凯雷两大股东的帮助下迅速与多家地产商达成战略合作,为麦当劳的快速开店计划做准备。根据麦当劳中国给出的数据,2017年-2019年期间,麦当劳在中国新开餐厅超过1000家,2019年单年新开餐厅超过430家,目前麦当劳在中国的餐厅总数超过3300家,总体收入和盈利也均有显著的增长。若未来三年的新店拓展速度与上一阶段保持一致,麦当劳中国“五年计划”的开店数量目标有望实现。“目前,中信资本、凯雷和麦当劳全球持有麦当劳中国共68%的控制性股权,相关交易不会影响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的业务策略及日常运营。”麦当劳中国方面回应称。

读sir点评:对于麦当劳中国而言,现在*重要的是能够保持并不断提升自身的发展态势,以吸引到适合自身的投资者。

4.

广州又一老字号与消费者说再见,

消费者不舍打卡(南方都市报)

1月6日,陪伴广州茶客17年,为数不多仍在坚持做夜茶市的广州宾馆银灯食府正式宣告停业。银灯食府始创于2003年,位于越秀区广州宾馆三楼,为纪念1968年广州宾馆建成时,楼顶设有照亮海珠广场的“小太阳”照射灯而取名“银灯食府”。据银灯食府运营负责人谢翠楼介绍,该酒楼的团队从1988年开始做粤菜餐饮,1988年曾创办农林下路的今甘万寿宫酒楼,2000年又做过东山宾馆,一直从事粤菜餐饮至今。日前,由于与广州宾馆合约到期,宾馆需要进行升级改造,银灯食府不得不离场。银灯食府方面希望,可以在附近老城区再找一处面积差不多大(约2000平方米)的场地继续经营,无奈至今尚未找到,只能宣布停业。在结业前的一周内,陆续有老茶客闻讯赶来道别,再品一次熟悉的记忆滋味。

前来拿号等位的食客坐满了电梯间和楼梯间,由于生意火爆,等位时间普遍在两个小时以上,尽管已停止叫号,有的食客还试图叫服务员加号,食肆方面无奈拒绝。连日来,有不少物业方主动联系银灯,邀请其落户,银灯食府方面仍然没找到满意的场地,“这些地方要么太小,要么不在老城区,我们还是希望,不要离开老街坊太远。”谢翠楼说。

读sir点评:此前也有老字号餐厅因场地租约争议被清退,看来场地房租也是困扰老字号品牌的一大问题。

5.

喜茶要去征服日本奶茶爱好者,

3月落户东京(界面新闻)

据日本生活时尚媒体FashionSnap报道,喜茶*近在日本*大的招聘网站Pasona上发布了员工招聘启事,招聘内容显示,今年3月喜茶计划在东京都内开出**家日本门店,并在此后陆续开出5家店。事实上,喜茶日本的官方推特账号“HEYTEA

JAPAN”在2019年10月便已注册,今年1月2日,日本春节期间,喜茶日本还发布了一张“谨贺新年”的节日海报。

在日本,奶茶是过去两年所有餐饮品类里增长*快也*热门的一个。特别是珍珠奶茶——有个说法是,今年是日本的第三次珍珠奶茶浪潮,前两次分别发生在泡沫经济时代和2008年前后。在日本2019年各大年度关键词盘点和电视节目中,提及年轻一代中的时髦,“珍珠(タピオカ)”必定是其中一个;而日本的木薯珍珠进口量和进口额都达到史上*高。不过当下,日本的奶茶品牌市场,虽然已有不少拥有稳定粉丝、形成品牌效应的奶茶店,但并没有像日本的咖啡市场那样、形成诸如Doutor等单个品牌在全国广泛开店的局面,竞争也处于相对零散的状态。在喜茶之前,也已有中国奶茶品牌出海到日本,比如Coco和鹿角巷。日本官网显示,Coco目前在日本境内拥有18家门店,大多集中在东京和大阪及周边城市;而鹿角巷在日本拥有30家门店,也都集中在年轻人出没*多的下北泽、新宿lumine等商圈,热门时段常常大排长队。在海外开店,是喜茶2018年就提出过的发展方向之一。2018年11月喜茶在新加坡开出了首家海外门店,目前喜茶的海外门店也仅限于新加坡的3家。

读sir点评:对于喜茶而言,日本是另一个复杂而成熟的海外市场——在已经有不少知名品牌的情况下,如何以日本消费者认可的形式打出品牌,是他们必须考虑的。

02

*糟心西安男子花6万加盟餐饮店,

租期十年却没开张**(陕西都市快报)

去年四月份,家住西安北郊的王先生想要开餐饮店创业,他原本选中了袁记肉夹馍连锁店,也通过**添加了一个名为彭元元的招商经理。彭经理告诉王先生,有一个潼关村的品牌费用较低,可以投资。王先生便去和他们进行商谈,因为王先生之前看中了一个商铺,但是还没有租,就想着让对方帮忙评估一下。不久,这位彭经理便带着另外一名工作人员来到了王先生看中的那家铺子,一番了解之后,对方给出了评估报告称可以开店。但是,这个所谓的评估报告,只是一张**截图,并没有任何人的签字或盖章。

得知符合标准可以开店,王先生便和西安道通联盟餐饮公司签订了加盟潼关村连锁店的合同,并缴纳了六万元的加盟费。在同**,王先生也正式与商铺房东签订了为期十年的租房合同。然而,等餐饮公司推荐的装修公司过来看过之后,却说店铺只有380伏的电,电压不够需要增容,如果增容不成的话,店铺也就报废了。随后,王先生咨询了物业,确定商铺的电力无法增容,这也就意味着,后面开店的事情无法再进行。之后,王先生就想联系这位彭经理,要回六万元的加盟费,可是对方的电话却无人接听。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在王先生有店址的情况下,西安道通联盟餐饮公司应该安排选址人员提供现场考察和评估服务,并签订《店址确认书》。王先生告诉记者,除了之前招商经理发的这张符合选址的截图,再也没有其他和选址有关的文件。那么选址出现的问题,究竟是谁的责任,今天(1月6日)记者和王先生也来到了西安道通联盟餐饮公司。西安道通联盟餐饮有限公司赵经理称,彭元元只负责招商,不负责选址,自己并不知道她带去现场的人是谁。对于记者提出的公司并没有安排人去现场选址或评估的问题,赵经理表示自己9月份才接手,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对接的。这位赵经理表示,彭经理已经离职,自己确实也没有见到过双方签字的《选址确认书》。王先生觉得,自己缴纳了六万元高额的加盟费,可时间过去了大半年,开店前所需的《选址确认书》都还没有,道通联盟餐饮公司应该承担自己的损失。赵经理却表示目前公司的解决方案是帮王先生转让名额或是只能退三万元。如果王先生想要回整个六万元的加盟费,可以选择走司法途径。

读sir点评:谁的*都来得不容易,在选择加盟方面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1243阅读 138人喜欢
创业快讯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