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直播,是藏在国人心中的浮世绘!

作者:风清

来源:电商头条(ID:ecxinwen)

“共享”疯完“下沉”疯,“下沉”疯完“直播”疯。 疯狂的主播

直播按下了中国造富机器的核按钮…… 随着2017年薇娅一次卖掉6000万皮草,从此无人问津的直播一炮而红!

2018年,淘宝直播一姐薇娅一年销售额27亿,按照平台分成规则*后落袋5亿。2019年双十一,她仅用1天时间就超过了2018全年业绩。

“口红一哥”李佳琦也不遑多让。到目前为止,他在微博、抖音、淘宝直播3个平台的粉丝高达6000多万。在庞大的粉丝加持下,他10秒钟卖出10000瓶洗面奶、1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不断刷新着“带货王”的记录。

除了一王一后,**电商**股如涵背后的张大奕早已身家十亿以上;3场直播销售1.7亿的雪梨号称“带货女王”;快手红人散打哥在卖货节上1天卖出1.6亿,净*3000万……

据统计,仅在淘宝一个平台上坐拥**粉丝的主播就超过1000人,他们一年的税后收入在数**以上。 这意味着直播已经变成一条造富流水线。

“冲啊!直播走起来,你就是下一个薇娅李佳琦!”

重奖之下,人们疯狂涌入直播这条赛道。一般来说,下班过后到凌晨前后是直播的**时间,劳累**的上班族消费欲望**,各大主播纷纷拿出看家本领,决战前半夜。

大主播们撤下了后就到了小主播们的表演时间了。为什么小主播要选择在更辛苦的后半夜发力,因为大主播在收割完**时间的用户后,总有部分夜猫子成漏网之鱼。

**背后,是主播们全年无休式的“血拼”。淘宝1000多个头部主播,他们一年直播场次超过300场,以李佳琦为例,2018年他直播389场,平均每天超过一场直播,工作时**达15个小时。

头部主播们虽然辛苦,但是努力收到了回报,那些中小主播就没那么幸运了。

为了错峰竞争,中小主播**昼夜颠倒,每**播回家,就是别人的上班时间,长此以往身体严重**。另外,主播必须**按时上线和直播时长,否则平台就会掐断流量**,这些规则像无形的手一样推着主播蒙眼狂奔。

可惜的是,小主播的粉丝仍然仅在几百几千徘徊,收入更**薄,这个行业马太效应太强,流量全部汇聚在头部。然而尽管如此,他们却一直坚守在直播一线,因为人在希望就在,他们相信薇娅和李佳琦就是这样坚持下来!

疯狂的粉丝

我们上面说过,李佳琦的6000万粉丝是他成名的基石,这个数据足以碾压任何一线明星。在粉丝的加持下,不仅李佳琦火了,连同他的助理和狗都成了**。

粉丝数量一多,是非自然成为绕不去的坎。

2019年11月,李佳琦直播接连两次翻车(“不粘锅事件”和“大闸蟹事件”),某官媒报道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粉丝们怀疑是百雀羚发黑稿,只因为事发前李佳琦和百雀羚的合作发生不快。

于是千万粉丝奔赴该媒体微博下面声讨百雀羚,同时百雀羚自己的微博也宣告沦陷。

这并不是李佳琦的粉丝**次出动,在此前一次直播中,因为品牌方给的价格比给薇娅直播间的高了一点,所有粉丝全部退货给差评。

“李佳琦可是我们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男人!谁都不能欺负他。” “我就是李佳琦的脑残粉,他说的什么都是对的,不许黑他。”很多粉丝旗帜鲜明地拥护起主播。

另一个头部主播薇娅的粉丝则是为“爱豆”掀起了一场保卫战。起因是薇娅在直播间提到九阳换代言人,惹怒了邓伦的粉丝,*后薇娅、邓伦、九阳三方的粉丝隔空对骂,一度窜上热搜榜。

疯狂的粉丝背后,实际上是电商导购的网络影响力,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疯狂的机构

主播们并没有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独立,他们疯狂吸金背后,更是机构们在明争暗斗。

在*新的淘宝直播机构排行榜中,薇娅所属直播机构谦寻连续拿到**,李佳琦所在的美腕则位列第二。在另一幅新榜中,张大奕所属的如涵拿下第二名,而雪梨所在的宸帆拿下冠军。

2019年双十一,有100多个主播的销售额超过千万,超过亿元的也有10多个,这些主播全部归属于前十大机构。这些直播机构专门孵化、培养主播,在营收中与主播分成,它们有的在全国各地开设分公司,员工数百人不等。

有头部机构就会有尾部,在杭州成为中国电商之都后,大量创业者搬到这里,小的MCN机构团队不过三五人。

他们招聘主播,白天播、晚上播,奋战半年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粉丝上不去,租金、人力等成本下不来,*后亏得底裤都不剩。

但是他们依然在杭州等待机会,他们坚持认为跟着马云能发财。 在杭州,除了主播孵化机构,还有to

B的服务机构,它们帮孵化机构贷款、装修、招主播、找供应链,有的*得衣钵满满,也有的亏掉几**后打道回府。

电商直播模式火爆后,这条产业链上造就了创富神话,也留下了创业警训。

疯狂的平台

淘宝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2019年双十一,淘宝直播成交额高达200亿,全年带来的销售额将超2000亿。

尽管这个数据燃爆了,但在淘宝看来,这“仅仅是小学生水平”,未来还会继续井喷。

2019年中,阿里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公开向商家**淘宝直播,并开启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在阿里的推动下,11月27日,拼多多宣布内测直播,当晚超过10万人观看了某商家的直播,多款商品卖断了货。

拼多多开启直播后,小红书也进入了直播的赛道,主播和商家可以通过发福利、红包等形式,运营属于自己的私域流量。

几乎与此同时,海外购平台洋码头也重磅祭出直播,1000多个世界各地的主播纷纷秀出了当地的美食特产。

就连卖二手商品的闲鱼,也蹭上了李佳琦的热点:“双11直播间买嗨了吧?卖闲置回点血喽!” 毫无疑问,电商+直播已经成为了业内标配。

在这个行业高举高打的同时,背后一股股暗流开始涌动,随时都有可能挖掉高楼的墙角。

比如,在直播中一秒卖出1000双的**球鞋才穿了**就开胶;某主播在直播中“介绍兼职”,为诈骗团伙输送利益,收取广告费;有的主播卖“三无”产品,严重危害消费者健康;还有的主播卖假货被揭穿后销毁证据潜逃出镜……

这些都是直播所引发的“疯狂”。

2019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直播行业法规,明确不得流量造假、不得夸大其词、不得欺诈和误导消费者。我们希望,无论是主播机构,无论是商家还是平台,都严格按照国家法规办事,一个风口兴起来不容易,千万不要重蹈电视购物的覆辙!

1248阅读 20人喜欢
创业快讯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