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对杭州,东湖对西湖,谁更能留住年轻人的心?

锌财经

2019-02-03

+ 关注

作者 | 许伊雯

来源 | 锌财经(ID:xincaijing)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留住人才,才能发展创新。

2019年刚刚开局。武汉,这一座每年对外输出130多万毕业生、一直以来被称为“人才输出基地”的国家中部城市,急于摘掉“输出”这个标签。

从2014年大众创业**至今,武汉的创业氛围愈发浓烈。武汉互联网企业已达到2000多家,**过亿的企业超过30家,在新三板挂牌将近300家,位居中部城市**。

**次数能看出一座城市的创业活跃度。2019年1月16日,武汉举行“多牛年度盛宴”,锌财经从会上发布的微链数据中得知,对比2017年,2018年全国主要城市的**次数都在增长,其中武汉增幅*高,足足增长了50%以上。

武汉孵化器成长之快,创业成本较北上广深低,成为人才引流入口。离汉口江滩不到500米的地方,作为武汉**的*大规模、保存*完整的工业建筑族群,始建于1905年的平和打包厂,不到2年已吸引数十家文化创业产业入驻。他们中大多数从武汉高校毕业,有的则从深圳回来创业。

谁赢得了人才,谁就赢得了未来。

杭州公布创业企业教育情况,排名**的是浙江大学,然而对杭州的人才输出的外省教育机构中,排**的是华中科技大学,“华科的人才在10年前可能都是往深圳去,但现在不仅去深圳,也是杭州的半个外挂。”多牛创始人蒋海炳告诉锌财经。

浙江是个资源小省,杭州以南以东地区都是丘陵,因为没有资源、没人管、没人照料,所以催促着人们必须去创新。

武汉作为九省通衢,长时间处于教育、产业的中心。商业思想家吴伯凡作为“多牛年度盛宴”特邀嘉宾,他认为,在一个强调边缘创新的时代,武汉正在被不知不觉地边缘化,而那些曾经边缘的地方,在这个时代被逐渐中心化。

这就是今天杭州和武汉*大的一个差别。武汉要成为创新的热土,必须要重新思考,如何让自己成为互联网*重要、*核心的一个路由器。

杭州VS武汉,谁更有竞争力?“多牛年度盛宴”上,多位嘉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为嘉宾观点(锌财经整理,文内有删减)

蒋海炳(多牛创始人):

大,在未来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意义

武汉有这么多的大学生,有这么多的英杰,人才辈出,我们的科技型创业者中很多都来自武汉,但是武汉本地能做什么?

我们就想到了文创,想到了内容创业。将来的企业就是两种类型,一种是能够赋予给创业者的赋能型平台,另外一种是很多很多被赋能的小微型企业。

我认为这种被赋能型企业代表了将来发展的趋势。我们现在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经济单元、创业单元正在小微化,小微到甚至是个人的程度。

淘宝的出现诞生了很多个人卖家,新浪微博、**公众号的出现,诞生了很多个人内容创业者,抖音的出现诞生了很多有才华的人。我知道我身边很多人,包括一些**,他们每年所产生的价值和营收都是过千万的。

我们经常讲到活力,我是来自长江的入海口,武汉是长江的上游,我们喝的是武汉的洗脚水,但是浙江一直被认为是*有活力的民营企业。

活力是什么?活力来自小微,而不是来自于大。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强,而不是做大,大在未来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意义,所以将来我认为内容创业、知识创业、教育创业这个方向能够诞生很多小而强的企业和个人,我们所要关注的是它实质能够带来多少税收,多少就业,而不是规模的大与小。

我相信在内容创业、知识创业、教育创业这条路上,武汉市跟其它城市拥有平等的机会,甚至是拥有更好的优势,因为武汉拥有全国范围内*优秀的大学生资源。

我觉得武汉不需要去学谁,武汉人喜欢单打独斗,不喜欢抱团,不喜欢合作,好像这个是很负面的东西,但是没有团队协作有时候也是一种优势。

在内容创业甚至知识创业的大趋势下,武汉就踏踏实实地做一个对被赋能型的创业者很友好的城市,把老百姓的生活成本降得更低的城市,我认为完全是有机会的。

如果说要去做一点什么,我觉得做一些减法,可能是在未来春天来临时*好的一个准备。

吴伯凡(商业思想家):

在武汉,没买房的赶紧买房

杭州对武汉,西湖对东湖,钱江对长江,无论是从面积、长度,好像根本就没法对称;但是我们发现一个问题,这些年来,杭州确实出现了某种类似于奇迹的东西。

为什么会在省会城市里,在华东地区,在经济上一直并不是太靠前,甚至是被上海认为是后花园的这么一个地方,杭州出现了阿里以及阿里所带动的创业生态群,在这一点上的确是奇迹。

杭州离硅谷到底有多远?我们中国这40年来一直有很多地方在说我们要做硅谷,我们*早听说的是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后来变成骗子一条街,后来没有了。还有地方曾经也说过要做中国的硅谷,但硅谷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给它命名,弄一些政策、企业到那儿,它就能够成为一个创新基地。

后来我们才意识到,无论是做企业,还是做一个创新基地,它都是有三种境界的,盆景型、植树造林型和热带雨林型。

盆景就是规模很小,很好看,你必须要经常给它浇水施肥,稍不小心它就死了。植树造林好一点,规模大一点,但也是用人为的方法去做很多的努力,弄得不好,也会大部分死掉。

有一年评出的全世界十大名校,硅谷占了四个,学校不仅是数量多,而且在十大名校里占到30%—40%,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指标,所以它数量大、质量高。

你在一个地方读大学,你在这个地方以及附近城市留下来工作的几率是65%,这是平均数字。深圳周围没有什么大学,马化腾一下子把深圳大学的创富指数拉高了许多倍,但是毕竟它不是一个大学集群,那些就业的人是从哪里来的?

反过来武汉市一年130多万的毕业者,除北京和上海之外,它是第三,但是这65%的人到哪去了?深圳没有大学集群,却能够成为创新热土,其实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外挂。

武汉在不断往外输出,意味着这个地方可能承载不了这个资源,所以他往外走了,或者你没办法形成一个价值洼地,所以价值就往外流了。

“人才输出基地”是个坏消息,我们今天要做的是坏消息之外,能够同时消除它坏的那一面。

一个地方要成为创新沃土,就是要让自己成为目的地。大学生愿意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去,这是真正的内心起跑线。

把杭州的这些东西输入进来,我们虚心地向那边学习,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西东汇聚,能够把西湖的东西带进长江,带进东湖,这是今天我们必须要做的。

杭州之所以现在发展得特别好,概括起来它是中国唯一同时具有南方和北方特点的城市。杭州是中国的一个方言岛,杭州话是唯一有儿化音的南方话。

中国的互联网已经走过了20年的历程,下一个20年将会出现什么?一定是新的赋能平台,还有大量的因为被赋能、看上去很小、实际上非常大的跳蚤型企业,这是未来中国互联网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当然肯定会有大的巨型平台。

所以我相信下一个20年里,武汉应该能扮演这样一种角色,也许会出现像阿里这样的大平台,这不是一个愿望,我觉得是一个已经在发生的未来趋势。

创业者该怎么去应对杭州、武汉两地的创业环境?我觉得无非是发挥你的优势,意识到你的弱点。能改变的,就赶紧去改变,不能够改变的,好好过日子。提醒大家,没买房的赶紧买房,这可能是武汉*大的一个红利。

今后三年大家可以删繁就简,学会重启,重启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强制性地让你进入到某种场景当中,使得你戒掉一直想戒而没有戒掉的恶习,使得好多的冗余成本、多余动作可能一下子就没了。

1201阅读 42人喜欢
创业快讯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