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拱韭菜的“猪”

作者 | 烯易

来源 | 烯财经(ID:xicaijing507877)

公元2000年,中国南海岸的一个码头上,月黑风高,一伙人正忙得热火朝天,将一个个箱子搬上“大飞”(走私用的快艇),动作干净利落,一点不拖泥带水。

箱子里是一沓子一沓子的钞票,加起来差不多能有十几个亿,而“大飞”的目的地,是香港。

这些钞票属于一个叫朱焕良的人。农民出身的他,掀起了中国股市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波风浪。

时间倒回1999年,那时候的中国经济步履维艰,改革开发伟业已进入攻坚阶段。

由于对经济状况缺乏信心,企业缺钱不愿意贷款,居民有钱不愿意投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改革得有埋单的钱。如何让广大人民群众把攥着的钱掏出来,这是一个问题。

于是,股市成了这道题的答案。在改革的汹涌大潮中,它成了总设计师那句著名的“摸着石头过河”中的那块石头。

1999年5月16日,证监会提出的“搞活市场的六项政策”获得上面批准。

3天后,一波波资金潮水般涌入股市,大盘暴涨4.6%,著名的“519行情”由此开始。

聪明资金闻风而动,迅速跟进,大盘连涨4天,不明就里的散户们看着如此盛况,一时不知所措,陷入犹豫观望中。

6月中旬,人民日报发布了特约评论文章《坚定信心,规范发展》,为资本市场发声助威。

看到官宣的散户们幡然醒悟,一通疯狂地买买买,半个月之内将大盘推涨了25%。

当年,纳斯达克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互联网,而主导“519行情”的,正是一众科技股。

但是,当时的上市公司不足900家,科技公司更是稀缺,因此炒哪些公司,只能靠股民发挥想象力脑补了。

此时的朱焕良,就像一匹闻到血腥味的狼,迅速向风口跑去。

1998年末,朱焕良持有的康达尔股票巨跌,他持仓超过流通盘的90%。走投无路的他,北上北京,找到了当时著名的股评家吕梁,希望能联合坐庄,让自己起死回生。

在吕梁的操作下,一堆背景莫测的“北京机构”开始接手康达尔。与此同时,吕梁在报纸上大肆鼓吹康达尔在网络、生物、医药等高科技行业的布局,并制定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时髦的发展规划,还先后收购了鲁银投资、胜利股份等上市公司股权,剑锋直指股神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在朱、吕的操盘下,康达尔这家来自深圳的养鸡公司,摇身变成了走在科技发展最前线的的中科创业。

事实证明,只要胆子够大,鸡完全可以变凤凰。

华丽转身之后,中科创业的股票在散户们强大想象力的助推下,火箭一般往上窜,不断上扬的K线,就像散户们一双双瞪大的眼睛里的条条血丝。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朱焕良的身家暴涨了几十亿。

看着散户们眼中越来越红的血丝,他当机立断:把所有股票快速抛出。

金灿灿的“科技凤凰”,成了朱焕良手中一麻袋又一麻袋的钞票。伴随着朱焕良的临阵脱逃,中科创业的股价开始了雪崩般的下跌。

中科系高管们纷纷跳出来撇清关系。股民们看着自己亏成个位数的账户,眼中的血丝更红了。

人造科技股,就像当时流行的人造肉一样,看着像肉,嚼着也香,但吃多了却伤身。

2001年的春节,另一个始作俑者吕梁,披了件军大衣,从位于北京北辰花园的家里走出来,打了辆出租车,永远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曾经风光无两的科技凤凰,只留下一地鸡毛。

几年之后,《新民周刊》声称在美国加州采访到了朱焕良。对于往事,老头儿只是淡淡说了句:

“我只是卖了自己的股票而已。”

542阅读 82人喜欢
创业快讯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